乐百家官网手机版

专访《摘金奇缘》主创:这是让亚洲人扬眉吐气的电影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8-27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柏杨Cypress) 由华纳兄弟影业和Color Force制片公司、以及SK Global制片公司联手出品的《摘金奇缘》是好莱坞继《喜福会》之后25年来第一部讲述亚裔家庭故事、并全部由亚裔主创人员创作、亚裔演员出演的主流大片。在好莱坞呼吁了多年的种族多样化运动的背景下,《摘金奇缘》将影视圈的亚洲人第一次放到了聚光灯下,这部电影也因此从筹划初期就备受瞩目。

  《摘金奇缘》由曾执导《惊天魔盗团2》和《特种部队:全面反击2》的著名美国华裔导演朱浩伟导演,由ABC热门情景喜剧《初来乍到》女主吴恬敏、杨紫琼(《卧虎藏龙》《功夫熊猫》)、马来西亚/英国混血演员亨利.戈尔丁携手卢燕(《末代皇帝》、《喜福会》)、英国华裔女演员嘉玛.陈(中文名陈静)、著名笑星郑肯(韩裔)、奥卡菲娜(华裔)等一众来自全球各地的亚裔明星担纲演绎。

  改编自Kevin Kwan的畅销同名小说,《摘金奇缘》是一部现代爱情轻喜剧,讲述的是一个当爱情遇上金钱、爱情遇上家族,究竟谁会胜出的故事。在美国纽约土生土长华裔美国人朱瑞秋(吴恬敏饰)陪交往已久、同是华裔的男友尼克.杨(亨利·戈尔丁饰)回尼克的故乡新加坡,去参加他好友的婚礼。丽秋此前从未去过亚洲,也从没见过尼克的家人,对此行兴奋紧张不已。更让她惊掉了下巴的是,尼克竟然多年一直把自己的家境瞒着丽秋——原来尼克家是新加坡的首富,富可敌国,而尼克也活脱脱是个王子。尼克的母亲埃莉诺(杨紫琼饰)怎么也看不上这个出身贫寒的普通女孩,瑞秋如何能承担起王妃的责任?灰姑娘遇上白马王子之后,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笔者在洛杉矶和《摘金奇缘》的主演们坐在了一起,就这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影,谈了谈他们参与其中的欢笑和感悟。

  凤凰网娱乐:是什么吸引你加盟《摘金奇缘》的?是原著小说,还是剧本,还是这个全亚裔演员的项目本身的历史重要性?

  吴恬敏:对我来说,是能够成为一部主流好莱坞电影的女一号的机会(笑)。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机会,从小长到大,我也从来没以为这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我崇拜的那些、已经非常成功了的亚裔演员,像吴珊卓、刘玉玲,她们这样绝对值得也应该成为主流电影主角的演员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机会。所以,我接到这个机会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太酷了(笑),我怎么都得试试。拍完下来,也确实证明,做个好莱坞主流电影的女主角,实在太酷了。

  杨紫琼:对我来说呢,我对这个项目的兴趣是从原著小说开始的。我来自马来西亚,我了解书里的这些人物,甚至你从小长大的身边就有很多跟书里角色很像的人。所以我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就在想,这是个绝好的机会,能让世界看到你的家乡、你家乡的文化是什么样的。最终让我决定加盟的关键因素是朱浩伟导演。我一直觉得,导演是一部电影的灵魂,是讲好一个故事的关键。我相信朱浩伟能导好这部电影。一看到开场第一个场景,埃莉诺要买下一座伦敦高级宾馆的那场戏,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决定这个角色,我是演定了(笑)。

  亨利.戈尔丁:我的话呢,很大一部分原因当然是,好莱坞向我们递来了橄榄枝,竟然来到了马来西亚、新加坡来拍一部主流大片。所以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当然是不会轻易错过的。而且,影片本身的故事来自Kevin Kwan的小说原著,故事本身的优秀更是锦上添花。我当即就决定加盟啦。

  郑肯: 我和我的妻子都是Kevin Kwan原著小说的忠实粉丝。很多年前我们读到它的时候就在想,这书如果不被改编成电影,就实在可惜了。每个人物都写得很好,都有自己的背景故事,都被塑造地丰富而立体,很多时候,因为一些特别温暖的时刻,我都差点哽咽了。所以听说他们真的要把这本书改编成电影的时候,我就决定我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参演这部电影,不管是什么角色都行。

  嘉玛.陈:我猜他肯定立即打电话给朱浩伟导演,说我觉得我特适合演尼克这个角色。

  郑肯:(大笑)没错。“我觉得我是你最合适的尼克的人选。唯一的问题是,我看书看得不够仔细,忘了尼克得是个特帅的特健壮的小伙子,我今天吃了太多甜甜圈。”

  奥卡菲娜:所以你还是比较适合演一台吊灯。不对,吊灯那么精致,你恐怕都演不了。

  奥卡菲娜:在这部电影还没开拍之前,我就知道这部电影会成为好莱坞特别重要的一部影片。我都从来没想过,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像这样一部电影作为好莱坞大片上映。它的意义太重大了。我在拍摄这部影片的时候,就一直觉得我是在拍比我自己的事业啊、生活啊要重要太多的一部作品了。而且,尤其是对于亚裔美国人的群体来说,我相信所有人都感受得到它的重大意义。除此以外,这也是一部很好的电影,很好的故事,我觉得不会有人不争着抢着想要加盟这部电影的吧。不管是原著小说,还是电影剧本,都是质量极高的。

  嘉玛.陈:我到现在还是对我能作为这部影片的一部分而感到非常的自豪和兴奋。和奥卡菲娜一样,我也没想到,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样一部围绕亚裔、全部由亚裔饰演的主流电影能被搬上大银幕。这么长时间以来,好莱坞的亚裔演员要么是被僵硬地类型化、要么被选进完全语境错误的影片,要么甚至是被完全忽视。《摘金奇缘》彻底打破了这个模子。能让来自全球各地的亚裔演员聚在一起,好好讲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这是让《摘金奇缘》格外特殊的地方。

  凤凰网娱乐:你们认为,这部讲述亚裔家庭故事的《摘金奇缘》将如何打破世人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

  吴恬敏:刻板印象最有害的地方不在于刻板印象本身,而在于刻板印象总是单一维度、且不准确的。我觉得,对于喜欢以刻板印象来审视、评价你的人,如果你能给他们一个完整的画面,让他们知道也许有时候这些刻板印象是对的,但任何一个人,不管那个族裔、哪个国籍,都是远远不止是刻板印象体现出来的这一个方面。每个人都是多维、立体而复杂的。没有哪个族群的人应该被当作仅仅是来搞笑的,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故事和背景的。所以,你说的没错,因为《摘金奇缘》围绕的是亚裔的家庭,讲述的是他们的完整的故事,它不是说去摧毁打破别人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而是说,它给世人打开了一个窗口,给了亚裔人群多维度、多方位的展示,这就是很大的进步了。

  杨紫琼:没错,讲对了故事就是最好的方式。华纳兄弟可以说是非常有远见,他们选择了这个对的故事,并用对的方式把它讲了出来,没有故意把这个故事“洗白”,没有故意把主角变成白人女孩,这是非常可贵的。如果你四处看看,美国的社会就是个大熔炉,抬头转角间,你常能看到亚裔群体的存在,这都是非常自然的,会有关于亚裔家庭的影片本来就不该是让人惊讶的。

  凤凰网娱乐:谈谈你们的角色吧?你在演绎你的角色的时候是怎么进入角色,理解这些人物的?杨紫琼,你饰演的可以说是个绝对意义上的“虎妈”了……

  杨紫琼:我可不只是虎妈,我是龙妈(笑)。这部影片的核心是关于这对年轻的爱情故事,当他们意识到,现实比相爱要复杂得多,责任、家庭、事业都是与之而来的包袱。我觉得,我的角色埃莉诺,她并不是要在这段感情当中做恶人的,她只是个非常有保护欲的母亲而已。我们如果仔细想想,我们谁的母亲不是这样有保护欲的呢?而且,我其实认为,她对瑞秋是有同情的,会因为瑞秋就这么一下子被卷进了这么多她事先不知道、并且毫无准备的战争当中来了,她知道瑞秋现在的日子是难过的。因为虽然瑞秋是华人,但她没有在亚洲长大,她对亚洲人对亲情、对家庭的深厚连结和关于“根”的传统观念都是很不了解的。

  这部电影的很多部分都是很欢乐,甚至有些疯狂,但是影片里也有非常严肃的部分,比方说杨家对尼克的期望,尼克肩膀上的责任等等,正是这两面性才让这部电影达到了一种平衡。我觉得埃莉诺这个角色的存在,就是为了这种平衡。每个人看到她的冷酷目光,都会浑身发抖,但埃莉诺冷冰冰的外表下,是一颗充满关怀和爱的心。她之所以需要有冰冷坚强的表现,都是为了把整个家族支撑起来,这是出于她对家人的爱,包括她对家族企业的员工的责任和爱。埃莉诺对瑞秋的不满和高要求是因为她知道,她的儿子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女人来支持他——就像她为她的丈夫所做的一切一样。

  吴恬敏:是的,对很多人来说,瑞秋靠自己打拼,这已经是很令人骄傲的了,但是像杨家那样的传统亚洲大家族却不会这么认为。他们是贵族,对他们来说,身世和地位才是值得骄傲的。我觉得这个电影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看到了美国的价值观体系和传统贵族亚洲家庭的价值观体系之间的冲突,不是说谁好谁不好,而是说,这种差异是存在的。亚洲人和亚裔美国人之间是有区别的,而这一点,不仅在好莱坞,在美国社会都常常是被忽略的。我对瑞秋最喜欢的地方在于她的韧劲,和不肯放弃本心的坚持。在我看来,这对谁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品质。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瑞秋是观众的眼睛,我们是跟着她的视角走进杨家这个亚洲富豪之家的。当她被卷进她事先一无所知的斗争、纠缠之中,她的整个人生都被颠倒了过来。而这种感觉,相信观众能通过瑞秋感受到。但不管怎么样,瑞秋和尼克之间的爱情是一切混乱之中唯一清晰的。看他们的爱情能否超越地位、文化和逻辑,是影片最大的看点。

  亨利.戈尔丁:哈哈,亚洲版哈里王子,是的。但尼克其实是个很踏实的人物,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好好爱他的女朋友、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一心想做那个能给瑞秋幸福的人。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财富啊、大家族啊、家族企业的责任啊,都是他没有办法拒绝的。但他一直想尽办法想把自己和自己的背景隔离开来,只是想做自己,想作为尼克,和他爱的女人,也就是瑞秋,简单开心地生活。

  我出生在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还是半个英国人。我从小在英国长大,但后来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亚洲度过的,所以我很能理解尼克那种,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新加坡,都似乎没法百分百感觉自己是在家的感受。这就是我演绎这个人物的切入点吧,对于一个各处都不是家的人来说,最大的目标就是让处处都成为家。

  凤凰网娱乐:这部电影里充斥着奢华热闹的派对场景,如果一定要选一个的话,在拍摄时候,哪一个派对是最欢乐的?

  郑肯:没错,当然是电影后段一场最大的派对啦。不好意思,我突然打了个嗝,可能是一想起那场戏拍完之后我吃了多少甜甜圈喝了多少酒,我的身体还是忍不住要做出反应(大笑)。

  郑肯:放心放心,是上面(笑)。我们最爱的派对是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大楼楼顶拍的那场派对。那场戏让我们最喜欢的原因是,我们所有演员都在那场戏里。就像是和所有演员一起真的开了一场豪华的大派对一样,我从来没在任何片场上感到那么自如那么放松过,因为我们这帮演员都有着非常相似的出生和背景。(笑)你可想而知的,我们亚洲演员在好莱坞拍戏,从来没有和这么多同是亚洲人的演员一起拍过,这是第一次。所以那场戏对我来说,是我人生中非常特别的一刻。

  奥卡菲娜:我很喜欢我和恬敏之间的很多戏。当然,我也非常喜欢我和郑肯之间的戏。郑肯是我本来就很崇拜的喜剧演员,拍摄过程中他更是常常让我笑得打滚。我感觉我在片场上因为被他逗笑而浪费的时间可能有一个多小时。

  郑肯:没错,我都好奇她天天那么笑场怎么没被炒掉(大笑)。谁都能看出来,我们的喜剧感觉是很像的,我们在片场的相处也非常愉快。朱浩伟太会选角了,我们俩刚一碰面就完全灵犀相通,我在拍摄时候经常想,她就好像真的是我女儿一样。

  奥卡菲娜:说回来,最喜欢的派对戏……我在影片里没有太多的机会去和尼克的一家有太多的互动,所以就像Ken说的,滨海湾金沙大楼顶上那场戏让我得以和剧组的其他演员交流互动。我们拍了特别史诗级别的航拍镜头,把整个新加坡美丽夜景也全都拍了下来。说实在的,在《摘金奇缘》剧组的每场戏我都很爱,每一个派对、每一个夜晚都是我不会忘怀的。

  这部在新加坡拍摄的《摘金奇缘》说到底是部爱情喜剧,无论它身上背负着多么重要的历史意义,最关键的还是故事本身。导演朱浩伟是这么说的:“七年之前,我们开始筹备这部电影时,《摘金奇缘》的原作者Kevin Kwan跟我说,不管你想怎么改都行,只要你能把故事里的欢乐传达出来,就行了。这就是我们一路而来的领航灯了。我希望观众在看到这部影片的时候,能感受到其中的欢乐和喜悦。”

  影片的喜剧来自家庭,家人间的差异和争执,这是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的、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幽默。影片还探讨了人性普遍的渴望融入、同时渴望拥有自我的独立人格的主题,在我们全球化的当今,在各种文化相互融合碰撞的时代,这更是尤为重要的主题。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标签:亚洲 好莱坞 凤凰网 新加坡 杨紫琼 马来西亚 摘金奇缘 电影 亚裔 华裔 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