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百家官网手机版

国际生物谷br走廊“凤尾” 科技潮头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6-21

  深圳东部沿海大鹏半岛被称为深圳最后的桃花源。作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十大核心创新平台之一,广深科技走廊的最东段(“凤尾”)——国际生物谷就位于这里,以坝光为核心启动区,地域范围覆盖东部沿海大鹏、盐田及坪山地区。

  40年前,深圳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方式进入了国际分工领域,而今深圳迫切需要打开全球化创新发展之门,而国际生物谷就是其中一把开门的钥匙。目前这里的建设如火如荼。根据相关规划,到2020年,坝光核心启动区全面建成,建成全球著名的生物科技和产业园区,届时国际生物谷的生物产业增加值拟达到800亿元,建立全球最大的基因诊断平台、生物样品和细胞库。

  坝光片区虽仍在建设当中,但已现卧虎藏龙之势。3月18日,被誉为“DNA之父”的詹姆斯·沃森(JamesWatson)教授领衔的国际生命科技中心正式落户深圳市大鹏新区深圳国际生物谷坝光启动区,这也是国际生物谷首个重点项目。

  在詹姆斯·沃森看来,这样背山面海的片区与世界生命科学圣地、美国纽约长岛冷泉港实验室非常相似。美国冷泉港实验室被称为生命科学的摇篮,诞生过8位诺贝尔奖得主,沃森曾担任其主任近40年。

  据介绍,项目将吸引包括詹姆斯·沃森在内的两个或以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科技中心项目、15个或以上院士级科学家实验室落户,完成至少5个或以上重点生命科技项目进入科技项目引进转化中心,并在3年内形成产值和税收。

  对于创业指数很高的深圳,缺乏相关学术建设也是深圳绕不过的瓶颈,面向全球招贤纳士也是国际生物谷对外推广的重中之重。大鹏新区经服局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落户新区的生物医学、生命健康及海洋生物等企业达到97家,新增产值超5亿元;引进中高层次和紧缺人才1566名,包括2名诺贝尔奖得主、6名院士、2名国家“千人计划”人才、19名深圳“孔雀计划”人才和9名国家级领军人才。

  据大鹏新区经服局负责人介绍,此前美国“五国院士”、世界“疱疹之父”罗兹曼和诺贝尔奖得主、“幽门螺旋杆菌”发现者马歇尔等都是在多次考察生物谷后,进驻大鹏新区的。该负责人表示,沃森、罗兹曼、马歇尔等世界顶尖科学家及团队集聚生物谷,将会产生“虹吸效应”,加速现代生物医药、生命科学等现代产业体系的形成。

  该负责人介绍,大鹏新区已在包括北京等城市以及以色列、约旦、美国、法国等多国,举办深圳国际生物谷战略发展研讨会、推介会、产业全球化高峰论坛等10场次,吸引了包括国际生命科技中心等20个生物及生命健康领域项目落户,新增注册资本1.5亿元,47个项目意向落户坝光核心启动区。同时,新区将加快实施高新技术企业引进培育计划,加快引进“小而精”的高成长性生物科技型企业,补齐生物产业发展短板,形成梯次合理、结构优良、特色鲜明的企业集群。

  位于荻硕贝肯对面的罗兹曼国际转化研究院来头也不小。记者走访时发现,年轻的科研人员正在紧张工作,各类实验设备正有序运转。

  据介绍,包括高校液相色谱仪、生物大分子相互作用仪、流氏细胞仪等一批高精尖仪器已入驻,目前仪器设备投入已达2600万元,为科技研发、项目转化提供了必要的硬件基础。

  由美国科学院、医学院、发明家科学院三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伯纳德·罗兹曼教授领衔的研究院以肿瘤和急慢性微生物感染治疗为重点研究领域,计划用5年左右时间,引进和研发10个属于国家一类新药的产业化项目,重点研发治疗肿瘤、乙肝、艾滋病等疾病生物类新药。

  “这里不只环境好,更重要的是,我看到这是一个真正创业的地方,看到政府对创新的支持力度、广度、深度。这个地方就是我们需要的,是我们应该来的。”周国瑛说。目前研究院所在的A10栋研发空间可容纳三个中型规模的生物实验室,同时400平方米的SPF级(无特定病原体)级小动物实验中心也即将建成。这里还是深圳国际生物谷生命科学产业园公用服务技术平台,为园区的其他企业目前免费提供相关仪器设备的使用。

  作为深圳科创委下属事业单位深圳市技术转移促进中心举办的新型二类事业单位,研究院试行企业化运作模式,而为促成研发成果产业化转化,加快引进社区创投资金,研究院孵化设立三家产业化公司,以加快促进在研项目产业化,有效保障科研人员生活条件,其中主打项目为肿瘤的溶瘤免疫双重治疗的亦诺微公司A轮成功融资5000万元。据介绍,该疗法是世界上最前沿的肿瘤免疫疗法,项目已列入国家“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规划,拟于7月在澳大利亚启动临床试验。

  而亦诺微由周国瑛亲任CEO,她本人也是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特聘教授。她介绍,回国创业这几年,自己最大变化是眼界不同,以前用科研的眼光看项目的研究水平、领先程度,现在用市场的角度看占有率,“平时不再局限于自己的研究领域,而是关注生物医药、大健康领域的最新动态。”

  作为国际生物谷的孵化先导区之一,深圳国际生物谷生命科学产业园看似貌不惊人的小楼里已经落户了一批生物“创蓝筹”。上海荻硕贝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仲征将自己的家也驻扎在了这里,目前荻硕贝肯的华南区域精准监测中心和公司大数据中心设在生命科学产业园A17栋,这也是国际生物谷引进的首个产业化项目。公司目前主攻骨髓移植、神经免疫等领域的第三方检测服务和体外诊断试剂产品。HLA分型在白血病、地中海贫血等骨髓移植患者群体中非常重要,是骨髓配型的第一步。目前,荻硕贝肯覆盖了全国286家有血液科的医院的约九成的HLA分型服务,在此细分领域为全国第一。

  “深圳非常适合创新。来深圳,我们肯定是有野心做大的,否则就不会来深圳。”郑仲征这样告诉记者“深圳产业氛围具有自身特色,可以很快孵育出一批好的企业。研发投入、人才储备、平台及资金到位,好的企业一下子就起来了,有可能出现成倍的增长。”

  郑仲征表示,目前正在进行医疗健康大数据产业化的探索。荻硕贝肯不仅提供移植前的检测服务,还自主研发移植后嵌合状态动态监测项目,可动态监测骨髓移植后的移植物排斥和复发等预后不良事件,并指导临床采取免疫抑制剂调整等干预措施。

  郑仲征介绍,目前正在跟南方医院合作作为试点,建立历年来建立相关血液病病人的数据库,以提高临床诊断、治疗效率且降低治疗成本,对于医生和病人均有益处。

  目前,生物谷坝光片区已开工建设90个项目,其中,10条道路完工、坝光展示厅封顶,银叶树湿地公园于2018年底完工,国际人才公寓将于2019年完工;引进的首个产业项目、国际生命科技中心已开工建设。制定国际生物谷规划的相关专家告诉记者,坝光将重点发展生命信息、生命健康服务、生物医学工程、生物资源开发、生物医学与高端医疗、生物环保与制造六大领域。

  深圳围绕国际生物谷建设,确定了“一库一院两园多平台”的产城融合新格局。一库指的是“深圳国家基因库”,目前为全球最大的综合性基因库,成为全球最大的基因数据产出平台。一院是指中国农科院深圳生物育种创新研究院,是生物育种技术研发孵化、成果转化推广产业基地。两园指的是“生命科学产业园”和“海洋生物产业园”,后者是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首批国家生物产业基地之一,定位为专业针对海洋生物产业的研发孵化功能区。“生物家园”、“绿岛综合体”则为企业提供初创发展平台,提供人才、区域商业等复合功能,为企业发展提供支撑。

  21世纪被称为是生物经济的时代。在政策和资本的双重刺激下,近年来,作为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基地、助推器和加速器的国内生物医药产业园也呈现出井喷之势。目前国际生物谷核心启动区坝光片区还处于大面积建设阶段,大量具体规划设计仍在进行当中。

  “生物医药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研发周期长的发展特点,人才、资本、位置是生物医药园区能否发展好的三大基本条件。”熟知深圳生物医药产业的相关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从美国、英国和日本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空间布局来看,发达国家往往选择人才和资本聚集的沿海地区集中发展生物医药产业。

  “深圳确实有优势。深圳市生命科学研究及生物信息安全领域研发水平有望得到较快提高,成为中国在基因技术、生命信息学专项领域的研发中心。”这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不过在记者采访过程中,相对较为紧迫的交通问题也成为不少企业负责人及普通员工的最多吐槽。“一位面试者到了宝安机场,转了六道车,花了四个小时才到产业园区。给人的印象就是太偏了。”进驻生命科学产业园的一位企业负责人这样说。

  “周末出去一趟实在太难了。经常堵车,只能到海边去,但也不能天天去海边。”这位负责人说。而对于园区已经扎根生活的科研人员来讲,相对偏远的地方比较适合静心做学问,但是由于经常需要出差,交通也是一大问题。

  郑仲征也呼吁要尽快成立园区伦理委员会。“伦理对生命科学来说是最高标准,是驾驭法律和道德之上。生命科学领域一定要有特殊工序,企业任何试验生产一定要把伦理放在非常关键的位置。园区里的所有企业均要监管,所有试验是否符合伦理规范。”

  不过这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相较于其他产业园区,生物园区可能是最难做的园区,因此,国际上的生物医药产业园也是凤毛麟角。“生物医药产业园并不是简单的兴建和招商,作为一个技术高度密集的高新技术行业,对相关生物医药产业园区的服务能力和技术的要求很高。”该人士也提醒说,“生物医药产品研制周期长,资金投入大,失败风险高。发展生物医药产业最难的是转型研究,如何在该领域取得突破至关重要。因此园区在向创新性生物医药企业投资时,需要考虑到研发或产业化过程失败,导致投资无法实现预期的可能性。”

乐百家官网手机版相关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