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百家官网手机版

科技大牛跨洋跳槽:忙碌但很有意义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9-02

  在来蚂蚁金服之前,赵星是美国FICO公司的一名高级科学家。FICO公司是美国的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美国三大信用局都使用FICO的评分系统,为消费者的个人信用授信。现在,赵星在杭州的新身份是芝麻信用数据分析部的资深数据科学家。

  在过去的两三年内,越来越多的科技大牛像赵星一样进行超远距离大跳槽:从大洋彼岸的美国举家搬到杭州,或者在杭州和美国的某个城市间上演双城记。记者 沈积慧 梁应杰

  在美国工作的时候,赵星曾经运用自己数据挖掘的能力成功为FICO公司获得了一项技术专利,但在美国成熟的体系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专利会不会被利用,还是一直躺在公司的专利库里。回到国内,一切就不同了,工作不再是小修小补,他将参与创建一个全新的征信系统。

  “原来,银行放款的时候,想核实资料的真假,需要大量员工去线下核实。而通过大数据信息评估进行评分,综合还本能力、信用历史、人际关系,就可以快速判断这个人的信用状况。”赵星说,一般来说,个人评分越高违约率越低,可以省下大量的线下评估成本。同时,基于风控策略产生的分值,成为衡量信用度的标准。“让门槛变得灵活,比如芝麻信用650分以上就可以免押金租车,就是一个简单的例子。”

  作为数据科学家,要看到数据背后的意义,也就要敏感于赋予每一个人的“数字”将带来的变化。“本质上讲,消除的是信息不对称问题,人和人之间,人和机构之间信息是不透明的。不过通过芝麻信用,把居中的信息不对称消除到最少,降低了大家的交易成本。”

  能够投身于这样一场改变,是吸引赵星回国的动因之一。1999年博士毕业之后,和当时大多数同学一样,赵星留在了美国,工作并安家。直到前两年,蚂蚁金服的工作人员飞到美国找到他,赵星心动了。随后,他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来到了杭州。目前赵星的子女已经在杭州的学校就读。

  70后的赵星发现,回来后最大的感受是,一天不止24小时,而是48小时,72小时……工作强度是在美国的至少3倍,产品推进的速度则不止3倍,可能是10倍甚至100倍。比如说,FICO每更新一版信用评分的时间是5年,因为美国的金融体系很成熟、监管很严格,银行的审核速度也很慢,走完无数个流程,5年就过去了。而在蚂蚁金服,数据模型迭代很快,平均一两个月就迭代一次。

  去年的围棋人机大战,赵星仿佛看到了一条未来不可避免的发展方向。“上世纪80年代,围棋是日本厉害,聂卫平是‘抗日英雄’,后来韩国打败了中日,这几年中国围棋又超过了韩国,但现在阿尔法狗来了,胜了人力,以后的趋势,再不是人力之间,而将是机器算法间的对决。”这是超越式的发展,过去将被抛在脑后,落伍的都将被改变,这同样适用于未来金融的发展方向,游戏规则将迎来巨大的变化,数据会取代人力,计算、估量将决定一切。

  看到姜公略的履历,所有人脑子里都会浮现出一个词:学霸。这位国际顶尖的设计师以专业课连续四年第一的成绩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保送到浙江大学计算机系读研,后来又到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继续深造。

  从工业设计到计算机,再到工业设计,小时候就喜欢画画,母亲是计算机老师的姜公略在求学生涯里画了一个圆满的圈,也让他站在了科技与艺术的十字路口。

  2010年,在有着“工业奥斯卡”之称的德国IF国际设计大赛上,他在大学时设计的“无限USB”摘得概念设计大奖。2012年,完成在哈佛的学业后进入Google,主持设计Google广告部门第一款应用Material Design的App,之后成为谷歌总部Making & Science的设计负责人。

  今年年初,姜公略加入杭州的语音机器人公司Rokid,成为首席设计师以及美国产品研发团队的负责人,主导开发AI机器人及AR产品。

  加入年轻的Rokid,与姜公略在谷歌接触Google Home的经历有关。后者是一款智能家居产品,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来控制家电。在他看来,人机语音交互已经成为人与机器沟通的重要手段,并且有很大提升空间。而早在谷歌发布Google Home前,Rokid就推出了第一代产品。

  从世界顶级的科技公司进入一个创业公司,姜公略没有太多不适应感。早在哈佛上学期间,他就扮演过创业者的角色,做的还是和设计无关的送餐服务,“我们钻研了一种新的送餐商业模式,在提供价格低于餐馆的价格,免送餐费给用户的同时,还可以有40%的毛利,名字叫‘筷道’。”

  当时哈佛一共有400多名中国学生,其中三分之一每天都会用“筷道”。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以至于麻省理工也向他们发出邀请,让“筷道”开到那边去。

  不过,姜公略最终还是选择了谷歌,就像现在选择了Rokid。对于这位熟悉编程、艺术和设计的全才而言,近年来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机器人等技术的发展,为设计师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机遇。

  “未来软件和硬件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意味着交互和工业设计师需要更多更密切的协作。虚拟现实的变革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可以感知的世界,这方面的设计探索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姜公略进入北航那一年,他的师兄,25岁的王孟秋正准备去Facebook就职。当然,那时这位师弟未必知道有这么一位很牛的师兄,因为王孟秋在北航只读了一年书。

  80后的王孟秋是个土生土长的杭州人,身高1米88,30多岁仍然保持着良好的体型。这一定程度上跟他的运动经历有关,他曾是杭四中的运动健将,拿过两个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

  离开北航后,王孟秋先后在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上学,大学四年换了四个国家,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读完计算机硕士,又到斯坦福大学用四年时间获得博士学位,其间获得全美人工智能学会(AAAI)优秀论文及最佳工程奖。

  到Facebook工作是2008年的事,从事的是大数据分析,5个月后辞职回杭州创业;创业失败后进入阿里研究院,很快到了阿里云成为一名数据科学家。一年后,他从阿里前往Twitter,主导开发一套推荐引擎,可以根据社交平台的用户喜好匹配服务和广告,成为Twitter目前核心的三大业务之一。

  现在,王孟秋为人熟知的除了俊朗的外表,还有他的无人机“小黑侠”。有别于其他无人机,“小黑侠”能够随身携带、随时使用,可以像蜂鸟一样往各个方向运动,借助核心的人脸追踪系统实现智能跟拍。无论你处于静态还是在跑步、骑行和滑板,它都能稳定跟随和记录。

  研发“小黑侠”的零零无限科技是王孟秋2014年回国创立的。这次,他拉上了一堆在微软、谷歌、亚马逊等公司有工作经验的人。带着这批人,零零无限做出的“小黑侠”在2015年杭州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大赛上一举夺魁,成为各区政府和资本的宠儿。

  眼下,王孟秋的工作节奏非常快。他没有固定的办公室,经常往来于北京、杭州、硅谷之间,但即使到杭州也很难空下来和家人在一起。2015年参加创业大赛时,他回杭待了整整7天,只在酒店大堂见了他爸半个小时。

  在来蚂蚁金服之前,赵星是美国FICO公司的一名高级科学家。FICO公司是美国的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美国三大信用局都使用FICO的评分系统,为消费者的个人信用授信。现在,赵星在杭州的新身份是芝麻信用数据分析部的资深数据科学家。

  在过去的两三年内,越来越多的科技大牛像赵星一样进行超远距离大跳槽:从大洋彼岸的美国举家搬到杭州,或者在杭州和美国的某个城市间上演双城记。记者 沈积慧 梁应杰

  在美国工作的时候,赵星曾经运用自己数据挖掘的能力成功为FICO公司获得了一项技术专利,但在美国成熟的体系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专利会不会被利用,还是一直躺在公司的专利库里。回到国内,一切就不同了,工作不再是小修小补,他将参与创建一个全新的征信系统。

  “原来,银行放款的时候,想核实资料的真假,需要大量员工去线下核实。而通过大数据信息评估进行评分,综合还本能力、信用历史、人际关系,就可以快速判断这个人的信用状况。”赵星说,一般来说,个人评分越高违约率越低,可以省下大量的线下评估成本。同时,基于风控策略产生的分值,成为衡量信用度的标准。“让门槛变得灵活,比如芝麻信用650分以上就可以免押金租车,就是一个简单的例子。”

  作为数据科学家,要看到数据背后的意义,也就要敏感于赋予每一个人的“数字”将带来的变化。“本质上讲,消除的是信息不对称问题,人和人之间,人和机构之间信息是不透明的。不过通过芝麻信用,把居中的信息不对称消除到最少,降低了大家的交易成本。”

  能够投身于这样一场改变,是吸引赵星回国的动因之一。1999年博士毕业之后,和当时大多数同学一样,赵星留在了美国,工作并安家。直到前两年,蚂蚁金服的工作人员飞到美国找到他,赵星心动了。随后,他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来到了杭州。目前赵星的子女已经在杭州的学校就读。

  70后的赵星发现,回来后最大的感受是,一天不止24小时,而是48小时,72小时……工作强度是在美国的至少3倍,产品推进的速度则不止3倍,可能是10倍甚至100倍。比如说,FICO每更新一版信用评分的时间是5年,因为美国的金融体系很成熟、监管很严格,银行的审核速度也很慢,走完无数个流程,5年就过去了。而在蚂蚁金服,数据模型迭代很快,平均一两个月就迭代一次。

  去年的围棋人机大战,赵星仿佛看到了一条未来不可避免的发展方向。“上世纪80年代,围棋是日本厉害,聂卫平是‘抗日英雄’,后来韩国打败了中日,这几年中国围棋又超过了韩国,但现在阿尔法狗来了,胜了人力,以后的趋势,再不是人力之间,而将是机器算法间的对决。”这是超越式的发展,过去将被抛在脑后,落伍的都将被改变,这同样适用于未来金融的发展方向,游戏规则将迎来巨大的变化,数据会取代人力,计算、估量将决定一切。

  看到姜公略的履历,所有人脑子里都会浮现出一个词:学霸。这位国际顶尖的设计师以专业课连续四年第一的成绩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保送到浙江大学计算机系读研,后来又到哈佛大学设计学院继续深造。

  从工业设计到计算机,再到工业设计,小时候就喜欢画画,母亲是计算机老师的姜公略在求学生涯里画了一个圆满的圈,也让他站在了科技与艺术的十字路口。

  2010年,在有着“工业奥斯卡”之称的德国IF国际设计大赛上,他在大学时设计的“无限USB”摘得概念设计大奖。2012年,完成在哈佛的学业后进入Google,主持设计Google广告部门第一款应用Material Design的App,之后成为谷歌总部Making & Science的设计负责人。

  今年年初,姜公略加入杭州的语音机器人公司Rokid,成为首席设计师以及美国产品研发团队的负责人,主导开发AI机器人及AR产品。

  加入年轻的Rokid,与姜公略在谷歌接触Google Home的经历有关。后者是一款智能家居产品,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来控制家电。在他看来,人机语音交互已经成为人与机器沟通的重要手段,并且有很大提升空间。而早在谷歌发布Google Home前,Rokid就推出了第一代产品。

  从世界顶级的科技公司进入一个创业公司,姜公略没有太多不适应感。早在哈佛上学期间,他就扮演过创业者的角色,做的还是和设计无关的送餐服务,“我们钻研了一种新的送餐商业模式,在提供价格低于餐馆的价格,免送餐费给用户的同时,还可以有40%的毛利,名字叫‘筷道’。”

  当时哈佛一共有400多名中国学生,其中三分之一每天都会用“筷道”。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以至于麻省理工也向他们发出邀请,让“筷道”开到那边去。

  不过,姜公略最终还是选择了谷歌,就像现在选择了Rokid。对于这位熟悉编程、艺术和设计的全才而言,近年来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机器人等技术的发展,为设计师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机遇。

  “未来软件和硬件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意味着交互和工业设计师需要更多更密切的协作。虚拟现实的变革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可以感知的世界,这方面的设计探索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姜公略进入北航那一年,他的师兄,25岁的王孟秋正准备去Facebook就职。当然,那时这位师弟未必知道有这么一位很牛的师兄,因为王孟秋在北航只读了一年书。

  80后的王孟秋是个土生土长的杭州人,身高1米88,30多岁仍然保持着良好的体型。这一定程度上跟他的运动经历有关,他曾是杭四中的运动健将,拿过两个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

  离开北航后,王孟秋先后在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上学,大学四年换了四个国家,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读完计算机硕士,又到斯坦福大学用四年时间获得博士学位,其间获得全美人工智能学会(AAAI)优秀论文及最佳工程奖。

  到Facebook工作是2008年的事,从事的是大数据分析,5个月后辞职回杭州创业;创业失败后进入阿里研究院,很快到了阿里云成为一名数据科学家。一年后,他从阿里前往Twitter,主导开发一套推荐引擎,可以根据社交平台的用户喜好匹配服务和广告,成为Twitter目前核心的三大业务之一。

  现在,王孟秋为人熟知的除了俊朗的外表,还有他的无人机“小黑侠”。有别于其他无人机,“小黑侠”能够随身携带、随时使用,可以像蜂鸟一样往各个方向运动,借助核心的人脸追踪系统实现智能跟拍。无论你处于静态还是在跑步、骑行和滑板,它都能稳定跟随和记录。

  研发“小黑侠”的零零无限科技是王孟秋2014年回国创立的。这次,他拉上了一堆在微软、谷歌、亚马逊等公司有工作经验的人。带着这批人,零零无限做出的“小黑侠”在2015年杭州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大赛上一举夺魁,成为各区政府和资本的宠儿。

  眼下,王孟秋的工作节奏非常快。他没有固定的办公室,经常往来于北京、杭州、硅谷之间,但即使到杭州也很难空下来和家人在一起。2015年参加创业大赛时,他回杭待了整整7天,只在酒店大堂见了他爸半个小时。